她回视他专注又温柔的眼眸:“我求佛祖保佑,从这一刻开始,你想要做的任何事,都能如愿以偿。”

    他心头一动,拉住她的的,将她轻轻的圈抱到怀里。

    两人在法门寺住了五日,这才回洛城。

    他们刚到城门,就遇上了季正。

    “王爷,我正要去法门寺找你。”季正说。

    “什么事?”

    “霍显被抓进了掖宫。”季正说。

    霍云脸色微变,她二伯父竟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

    “乔松涯的大军不是驻守在神河原吗?他们沿沣河驻地,却在河边挖出三十六具尸骨,经查证这些尸骨是神河原乔家乔河一族。”季正道。

    “……”

    “乔松涯要求彻查此事,皇上命郑汤彻查,结果便查到了霍显头上,皇上将霍显拿下关在掖宫。”

    乔河也算乔松涯一族,是偏枝比较远了。乔河是神河原的长史,为人耿直,得罪了霍显。霍显作为狱史,公报私仇参乔河贪贿,乔河被贬官发配。

    那时霍家刚平五王之乱没多久,风头极盛,霍显又是极小心眼的人,在乔河一家发配过程中,派人将他们活活埋死。

    在郑汤审问之下,霍显最后承认了。

    虽然没有见乔河,到底是自己本族,乔松涯十分恼怒,要求皇帝要按律处置霍显。

    “因为此案,接着又查出霍二爷强买良田,他在神河源,五陵原买了很多田。圈霸良田,殴打农户。”季正说。

    “……”睿王沉下脸。

    “如今张世年,金殚等大臣都要求彻查霍显其他罪刑,不能估息……”季正说。

    这哪里是查霍显,分明是在查霍孺,真正针对的是霍家。

    “王爷,是皇上让臣去来找你,说回来后,就立即进宫。”季正说。

    周据看霍云:“云儿,你先回霍府,放心不会有事的……”

    她点点头。

    周据赶回宫里,皇帝在明德殿内。

    “阿据,你来的正好。”

    “皇兄找我是因为霍显一案?”

    “没错,正是因为霍显一案。”皇帝道。

    周据:“季正说霍显已认罪,按律处置他就是。”

    “没那么简单。”皇帝道。

    他当然知道没那么简单,但他希望皇上简单来处理。

    皇帝将手边的一个折子给毕让:“你看看这个折子?”

    毕让从皇帝手中接过折子,交到周据手里。

    周据一看,这封折子是参霍孺的,罪名很多,除了一般的贪贿外,最重要的罪名就是跟常山顾氏一族密谋五王之乱,继而从中获得朝廷大权。

    周据看完脸色微微次重,不由看向皇帝。

    “这封奏折在朕的案前已有两日,朕一直没有批示。阿据,朕不免也在想,霍长君杀司玫,逼得顾音自焚,或许不仅是因为太子和诞儿,还以为当年五王之乱,跟他们有关。”皇帝道。

    周据将奏折给毕让,还给皇帝,他道:“皇兄,五王之乱不是在上官杰那儿就已经结了吗?”

    “阿据,你的意思是?”

    “臣弟以为,五王之乱一事之前已经查明,没必要再拿出来做文章。”周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