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青纲废话不多说,脚下猛的一踏,一股强悍无匹的气势陡然升起,他像是一头即将扑击猎物的猎豹一样,气息既强却又深深内敛,但在绽放之时,必然要石破天惊!

    花独秀跟鲍青纲交过一次手。

    上次他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只能跑,甚至跑都未必能跑得掉。

    现在他有信心跑得掉,但却不能跑。

    说好的不跑,那肯定就不跑,而且虹尊者和丁柒柒都在身后看着呢,他主动提议跟鲍青纲十招断了结,就是想给虹尊者留个好印象,他能自己解决惹上的麻烦,他不是个要受人庇护的弱者。

    这就是证明的时刻!

    鲍青纲来了。

    他的双拳似乎变大了,拳面隐隐有流光闪动,蕴含的拳劲该有何等之可怕?

    花独秀立刻飞身一退三丈外,脚下一蹬,迎着鲍青纲反冲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包括鲍青纲在内,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副震撼灵魂深处的画面。

    猎猎秋风的原野上,野火冲天而起,火借风势席卷整个天下,凡是怒火扑到的地方,一切变为枯萎,大地焦黑一片,天空都满是浓浓的黑烟。

    花独秀就是那股席卷而来的冲天火焰。

    但这火焰太盛了,而且东西延绵几百上千里,根本看不到尽头,看似正面之火最强,鲍青纲若想砸灭正面之火,左右两线的滔天烈焰立刻窜到十几丈高的天空,然后瞬间封锁住他的全部生机。

    鲍青纲暗骂,剑意,又是剑意!

    这剑意比之刚才更强了。

    鲍青纲在一瞬间甚至想闭上眼,因为被花独秀剑意晃得太厉害,幻觉已经连成片,甚至连花独秀的身影都感觉不到了。

    刚才花独秀主动进攻时还只是借剑意来提升破防威力,现在完全就是化身为意,就是把对手容纳进一个世界来对决。

    就像当初武道大会决赛时,花独秀把整个天下化为海天盛世,以天威和怒潮来夹击北郭铁男一样。

    现在,花独秀把天下化为野火延绵不禁的干枯大草原,火与风席卷而来,鲍青纲面对的不再是一招一式的对决,而是一个世界的考验。

    这算是花独秀掌握“一气双化”后剑意的更夸张展现。

    鲍青纲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但他不敢冒险,不敢试,左右无穷无尽的野火卷来,他唯有以力破之,无数刚猛拳劲瞬间轰击十几次,把四面八方的火头砸崩。

    任谁处于如此环境也不敢说,这都是虚幻,任他来!

    真要这样,后果就很严重了。

    因为每一道滔天野火的燃起其实都是花独秀剑招的挥洒,放一道进来,或许精神上感觉是被瞬间灼烧,但肉体上却真真实实挨了一剑。

    鲍青纲接连炸飞无数道侵袭而来的火焰,这火焰看似来势汹汹,实则以拳劲硬轰立刻就能破去,鲍青纲刚要松口气,忽然周围秋风更甚,所有半人多高的劲草全都立起身子,甚至被大力的卷风吸离地面,冲上高空。

    左右扑闪的劲风,忽然变成直径十几丈,直冲天际的龙卷风!

    热流涌动,先是风卷枯草,随即枯草被高温引燃,整个龙卷风变成了火焰的天堂,犹如一个炎煌魔人降世一样,猛烈朝鲍青纲砸去。

    鲍青纲咬牙,暗骂:任你花样再多,在绝对实力面前仍旧无用!

    “豹王·霸王枪……!”

    鲍青纲的右臂像是忽然变粗变长一样,整条手臂化作金黄之色,狠狠一拳轰向漫天卷来的火焰魔人。

    鲍青纲一惊。

    我的手臂怎么变长了?

    怎么犹如金刚降世一样?

    在花独秀布下的剑意世界里,以鲍青纲之境界,他早就能打出非凡意境的拳招,只是鲍青纲向来信奉绝对实力,很少去探索“意境”的威力。

    现在环境变了,深处虚幻无边的意境世界里,他拳法蕴含的意境也强烈的弥漫而出,让他自己都惊讶不已,并且影响到了他的精神判断。

    就像当初身处海天盛世的北郭铁男一样,他也可以一脚蹬出万丈金刚之威来,或许他之前没想过会这样,但身处意境世界,难免神经部分会被刺激的敏锐起来。

    鲍青纲借势而起,整个身子迅速拔高,极短时间内竟高达几十上百丈,他的右臂像是一条巨龙一样强悍,狠狠一拳轰向漫天撞来的火焰龙卷风。

    龙卷风外围是强劲的刀风,刮在人身上就是皮开肉绽,内里则是威力更为惊人的炽热炎流,能把人烧的骨头渣都不剩,如此强悍的杀招在鲍青纲面前却并不可怕。

    “轰隆隆……”

    一声巨响,火焰龙卷风炸成漫天火烧云,鲍青纲心里一喜,暗道这火焰卷风大概就是花独秀的化身了,正面对决,他终究还是不行!

    以无胜有,虽肉眼难辨,却有外放劲气难以企及的强大穿透力,能无形的穿透所谓的刀风,劲气内透,把火焰龙卷风炸成粉碎。

    鲍青纲怒目金刚飞身而起想要趁势进攻,天地之色忽然又变了。

    大地震动,一道道炎流犹如火山喷发一样直冲天际,强横的狂风像是大海中的深渊旋涡一样围着这一道道炎流旋转起来,炎流直径不知道有多粗,十几丈?几十丈?还是上百丈?

    剑意世界里,一切都难以准确判断。

    它有多高?

    无法判断有过高,反正是冲上天空,把火云都烧透了。

    在那一瞬间,鲍青纲失去了长度和距离的判断,因为他自己也变成了巨大的怒目金刚,随便一脚踏下去大地也会为之震动,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一样,俯视一切芸芸众生。

    很快,风裹挟着炎流化作数也数不尽的新的火焰魔人,它们比之鲍青纲化作的怒目金刚还要大的多。

    来了!

    鲍青纲暗骂,没完没了!

    北郭铁男够强了,但他身处花独秀的剑意世界,也只能兵来将挡咬牙应对,而鲍青纲是成名许久的大高手,他可不单单是抵挡那么简单,他很快搞懂这个虚幻世界的套路,甚至还能主动借势去破坏花独秀的剑意世界。

    就在无穷无尽的炎流卷风袭来的一刻,鲍青纲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猛的变成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的灭世天神,哪怕是几十上百丈粗细的炎流在他面前也不过是扭着细腰的小蛇而已!

    鲍青纲一声怒吼:“豹王·千军雷霆……!”

    横跨天地的天神瞬间绽放万道金色光华,一道道金光朝四面八方射去,穿透力极强的拳劲直接轰击到炎流最深处,炸碎了席卷而来的火焰旋风。

    “哼,雕虫小技,终究抵不过绝对实力!”

    鲍青纲还来不及松口气,忽然耳边听到一个喊声:“小蝶……!”

    “小蝶,来救场……!”

    鲍青纲皱眉,狗东西花独秀,你找帮手?

    那个陪在虹尊者身边的少女,名叫小蝶?

    来不及多想,天地之间风云变幻,无数道奇奇怪怪却又诡异模辩的迷幻身影凝出。

    有的像是一道白光,从极远的方向忽然折冲而来,有的像是一头吞天巨兽,呲牙扑来,有的像是延绵不尽的寒潮,一浪接一浪的侵袭。

    还有的像是一张张无边无尽长满獠牙的大嘴,猛的在脚下的大地裂开漆黑一片的巨口。

    我的天,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先前哪怕是火焰,是炎流,还都是千篇一律,但现在,怎么瞬间变出来这么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怪物?

    究竟哪一个是花独秀?

    其他的是什么,是他的剑招吗?

    来不及细想,无穷无尽的怪物冲了上来,甚至脚下一个延绵到世界尽头的巨大黑嘴也突然张开,真正的血盆巨口,那森森白牙像是最锋利的刀剑,随时都要饮血。

    大嘴之中,犹如没有尽头的深渊黑洞,连光线都逃不出去。

    鲍青纲立刻凝神聚气,刚要使出绝招,忽然头顶一片黑云笼罩,他抬头一看,一座巨大的金钟当头笼了下来。

    一座,两座,一百座,无数座!

    以怒目金刚为中心,整个天空都是无穷无尽的巨大金钟,遮天蔽日,一望无际,就那么令人目瞪口呆的悬在天空上。

    下一瞬,金钟炸响,全天空的金钟同时炸响,煌煌巨音瞬间让鲍青纲眼神迷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