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审判笔和阎王印。

    其上那古老纯正的气息无法仿制,仿佛与生俱来带着压制作用,令阴灵心生忌惮。

    牛头马面悔不当初,若是早知道杜云的身份,打死他俩也不敢造次。同时二鬼有很多疑惑,十殿阎王不是在那次地府大难中毁灭了么?怎么会出现在混沌界?而且从杜云的面貌来看,显然不是五殿阎罗王。

    “你俩还不跪下!”

    杜云一声怒吼,阎王印仿佛一张天网坠下,压在二鬼身上,二鬼毫无反抗之力,五体投地。

    “阎王大人饶命!”

    “我们二鬼并无谋反之心,而是见地府毁灭,便重建地府,希望地府往日的神威能够重现。”

    杜云怒目圆瞪,手中的审判笔随意挥洒了几下。

    “混账!尔等小鬼,也有资格重建地府?”

    噼里啪啦!

    阎王印上降下两道天雷,精准无误的劈在牛头马面身上,二鬼疼的打滚,身上黑烟滚滚,背部炸出一道巨大的黑洞。

    “阎王大人饶命!是小的说谎了,小的见地府毁灭,便起了贪念,想要私建地府,统治人间。”

    “小的也知错了,还望阎罗王大人饶命!”

    天雷之下,二鬼再无隐瞒,嘴里像是倒豆子一般供出实情。

    突然,金印消散,杜云手中的审判笔也收了起来,而这些都是老阴的操作,杜云只是保持着神智,像是旁观者见证了这一切。

    杜云心中震撼不已。

    原来这才是审判笔和阎王印的正确使用方式。

    这也太屌了!

    “那两只小鬼已经被收服,接下来交给你处置。”老阴的声音响起。

    杜云连忙摆足架子,语气冰冷的说道:“两只畜生,真是不打不听话,非要本阎王使出了杀手锏,你们才知道厉害,这就是典型的一身贱肉。”

    牛头马面一脸茫然,怎么突然感觉阎罗王又变回了之前的傻样。

    不过二鬼不敢再造次,刚才那道天雷之威差点要了他俩的命,牛头立即磕头认错:“阎罗王大人教训的是,小的就是一身贱肉。”

    马面立即附和道:“小的也是贱肉,还望阎罗王大人饶我们兄弟俩一命,日后我俩做牛做马,报答阎罗王大人。”

    “看来你俩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杜云淡淡的说道。

    牛头马面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般。

    沉吟片刻,杜云说道:“那我给你们个面子,饶你们不死?”

    这是个疑问句,像是在征询二鬼的意见。

    牛头马面偷偷对视,眼中都露出疑惑目光,什么时候阎罗王要给他俩留面子了?怎么总感觉眼前这个阎罗王是冒牌的啊。

    心中虽有怀疑,但在审判笔和阎王印面前,二鬼还是打消了反抗的念头。

    “阎罗王大人言重了,您高高在上,不需要给我们面子。”牛头壮着胆说道。

    杜云神色一变,声音冰冷:“那你们的意思就是想死?”

    二鬼吓得瑟瑟发抖。

    犹豫片刻,牛头说道:“要,要不阎罗王大人给小的们一个面子?”

    “行!既然你们开口了,那这个面子我给了。”杜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脑海中,老阴已经彪了:“你特么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