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野自然是想不到这么多的事情。他更无法探知杨晨东内心中那强大的愿望,在听了刚才之言后,他也仅仅只是感叹了一番世态炎凉之后,便去了前厅。今天来就是受皇命请杨晨东出兵,毕竟南方之乱已经越来越大,如此在不加以制止的话,便可能会影响到南明的政局了。

      刚刚在前厅座上,换了一身青衫的杨晨东也走了进来。“呵呵,不好意思,让邝尚书久等了,可是皇上那里有什么好消息了吗?”

      “哈哈,忠胆公所猜果然不错,皇上为了请你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这一次更是下了足够的本钱,连北明的合法性都承认了这才换来了你这大将出马,可不要辜负了皇上的一片好意呀。”邝野脸上是呵呵笑着,但实则心中却是在滴血。他见识到了英宗朱祁镇发火时的样子,当真是龙之一怒,可横尸千里。但好在的是,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也不是没有一丁点的收获,杨晨东可以领兵而出还是受到了代宗皇帝的认可,如此也算是有了一个交待。

      这一次杨善的举动让英宗十分的生气,如果可以抓到其人的话,想必诛九族都不过来。但毕竟事情已经做下了,现只有期望杨晨东可以尽心尽力,尽量的挽回一些损失就是。

      杨晨东自然装成了一幅受宠若惊的表情,即是笑逐颜开又是一脸正色的说着,“蒙皇恩浩荡,晨东自然会肝脑涂地,以报皇恩。只是之前本国公代雇佣军提出的要求,不知道皇上是不是...”

      “答应了,答应了。”眼见杨晨东并没有失言的意思,邝野急忙说着:“皇上体恤雇佣军出兵出力,所以这一次格外开恩,允许贵军在剿匪的过程中以打击对手的方式来索取所需之物,但还请将拿到手的东西做一个统计,汇报上来就是。不仅如此,皇上还特命忠胆公为皇上钦差,可以在行动之时行便宜之事。另广东附近有广东卫所五千六百人、 广州府两个千卫所、韶州府一个千卫所、平乐府一个千卫所共计万余军队都可任钦差调遣,附近的大明州县亦会安排大军的粮草...”

      邝野似是生非杨晨东会反悔一般,连忙间就把自己的底牌一一拿了出来,看起来倒也算是坦诚,但仔细听来的话,除了一万士兵可调用之外,似乎在没有什么其它实用的东西了。

      就像是粮草的问题,即是替南明打仗,怎么可能雇佣军还需要自备粮草呢?所谓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还有钦差大臣的职务,更是一个临时的官职。用你的时候,这东西自然职权是不小的,可一旦用不上了呢?怕是马上就会被打回原形了吧。在这方面,英宗的行事远还学不如代宗厚道一些,至少人家给了自己一个忠胆公的公位。

      邝野说的是冠冕堂皇,可实际上真正付出并没有什么,就连军费都需要靠自己去抢乱匪的。这样的条件,换成一般的将领怕是一定会摇头的,但杨晨东早就将一切考虑在内了,甚至也已经算计好了。最重要的是,他需要资源与人,也需要更高的知名度,这就可谓是各取所需了,即是如此的话,他哪里会拒绝呢?便是没有这些东西,他也一样会出手的。

      “好。”待眼看着邝野说完了,一幅口干舌燥的样子时,杨晨东便是哈哈一笑,随后拍了拍桌子说道:“此事就这样定了,也辛苦邝尚书在中间的斡旋。我即是英宗许给的忠胆伯,自然当竭尽全力做事,最大程度的替皇上解忧。”

      杨晨东的承诺,让邝野同样看起来有些激动。“好,这一次有忠胆公出面,自然是事情无忧了,但就是不知道雇佣军那里能出兵多少呢?”

      老狐狸一般的笑容,邝野笑的看似是坦然,可实际上双眼如矩,怕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所在吧。

      “呵呵。”杨晨东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咧嘴笑着,随后拿起了桌上的热茶反问着,“邝尚书想必对雇佣军的情况非常了解吧。就像是当初在土木之战时,我身边不过才有百多人而已,可一样将大家从战场之中救了出来。还有瓦剌逼近北明京师的那一次,尚书可知道雇佣军出兵多少吗?”

      一句反问,让邝野开始低头沉思起来,“听说兵力并不是很多。”

      “不错,的确不多。说到底不过只有四百人而已。”伸出了四个手指,杨晨东一脸骄傲的说着,“只有四百人,本国公就敢叫瓦剌十几万精锐不敢在打北明的主意,转而北上,那你说对付一个区区没有任何势力支持的乱匪,需要多少的雇佣军可以解决问题呢?”

      这看似是一句反问,但确表明杨晨东的自信之情。此时他面带微笑,嘴角微微翘起,表现出了一幅运筹帷幄般的表情来。

      “哦?真是只有四百?”邝野听到这里的时候,早已经是震惊不已。虽然说南明在北明自然留有一定的情报人员,且当时传回的消息中表示雇佣军真的只有四百人,可这样的信息实际上并非被所有人接受的。

      以他们的认知,认为只靠着雇佣军四百人是不可能扭转大局的,这应该只是北明的一个障眼法罢了,将雇佣军人数说的如此之少,不过是为了突显他们北明军队的强大罢了。可是现在这些话由杨晨东的口中说出来,那意义就完全的不同了,他是没有必要骗自己的,至少在这样的时候是没有必要撒谎,不然的话,一旦被揭穿的那一刻,怕是他也下不来台。这也就难怪邝野会如此的震惊了。

       “当然是真的。”杨晨东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似又是回忆一般的说着,“当初为了请这四百雇佣军勇士,代宗可是付出了足足千万银两的代价呢。想来真是让人心疼,好在的是最终战争打赢了,国家稳定了,如此一切便是值得了。”

      说到千万银两的代价时,对面座着的邝野眼睛猛然的眨了眨,显然是被震惊到了。尔后见杨晨东正盯着他的时候,连忙就是露出了一丝苦笑,“忠胆公,英宗刚在南京立足,国库空虚,实在是没有这么多的银子给你们的。”

      “这个本国公知道。”杨晨东右手一抬,打住了邝野之言,“正是因为本国公知道这些,才没有狮子大张口。说实话,身为大明人,本国公的一切都是皇上给的,如今即然用到臣子了,当然是要挺身而出了。不仅如此,本国公还与雇佣军的首领大哥商量好了,为了彻底的解决南面的匪患,这一次雇佣军愿意出兵三千余人,这绝对是大手笔了。”

      “三千?好,好!”邝野原本正听的十分认真,在三千数字一出口的那一刻,他瞬间变得激动了很多。当然这也是杨晨东之前铺垫做的好。想一想吧,轰走瓦剌号称十几万大军才用了四百人,虽然当时北明的军队也出了力,但无论如何没有那四百人的话,凭着北明的那些老爷兵是难以取得胜利的。

      相比之下,这一次雇佣军出兵三千人,便是上一次的七倍还要多,如此一来怎么不让邝野激动呢,也就怪不得会连说两声好字了。

      有了这些基础,对方接下来的谈话都变得轻松了许多。期间邝野还把英宗把给的尚方宝剑也拿了出来,说做为钦差,有临机专断之权,一旦有南明的哪些官员不听话,便可用此剑斩之,并不被获罪。还说关鹰仰慕忠胆公许久,对军神极为敬仰,可不可以借着这一次机会学习一番。当然,有此人在,也可以更好的调动附近的明军等等。

      手中摩挲着长剑,杨晨东在后世的影视中曾看过不少尚方宝剑出场,每逢此物拿出的时候,似乎都会有金光闪烁。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真实的抓在手中了,当然,真抓到手中那一刻,才发现剑也很普通,只是比之寻常之剑更花哨了一些,说到底,它不过就是一个像征罢了。

      在听闻要关鹰跟随自己,杨晨东第一感觉就是邝野这是在监视自己。但想一想,这也倒是正常,毕竟如果没有军方的人跟在身边,有些事情做起来也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再说了,就算是他拒绝了关鹰,怕是还会有其它人以各种理由出现在自己身边,即是如此,还不如早答应早了事了一些,至少还可以让邝野承自己一个人情。

      “关鹰即为邝尚书的爱将,当是有些本事的人了。即是如此,跟着便是,但还请尚书大人转告于他,跟在我身边,只需听我的吩咐就是,我无需他提出什么意见,呵呵,话说回来,他即便是提出了意见,本国公也未必会听,这一点还是要先说明白了。不然的话,打了败仗,可莫要怪在本国公的头上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