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有办法?”烟鬼冲上来,拉住唐元的双臂。

    “当然。”唐元回答,甩开烟鬼抓住他的手。“如果我的方法顺利进行,不但大系统能解脱,所有的玩家也能得救。”

    “你的意思是,已经牺牲掉的玩家也能得救?”云空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前提是一切顺利。”唐元拍了拍云空的肩膀。“而且连像你这样的系统也不需要了,原世界的人再也不用被拉进这里,打一辈子白工了。”

    云空头发乱糟糟的,胡子拉碴,衣服上还沾着血迹和树叶,但他的眼睛却格外明亮。听到唐元这句话,他突然感觉自己的世界照射进来一束光。

    “你要怎么做?我们花了这么久的时间也只是找出A计划和B计划。”烟鬼眉头深皱,有办法是好事,他只是怕唐元说的办法实行度不高,让他白高兴一场。

    在不远处旁听的道长和路泽也走近,道长展开折扇,慢悠悠地摇着。

    危机解除后,他又变成那位全身上下都透着神棍气息的道长。

    而路泽依然端着架子,但他期待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的心态。

    “看来我们留一点倒计时,看到最后还是争取的。”道长说道。“不过本道的倒计时也快走尽了,在这之前能得救吗?”

    唐元摇了摇头:“那恐怕是不行。”

    “真遗憾。”道长从宽大的袖子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唐元。“刚刚你们聊天时,本道写了遗书,如果之后没能得救,如果你有机会,请把这封信交给习静静,她在……”

    说到这里,道长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算了。”

    玩家们都来自不同的世界,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世界来的,就算说出地址,唐元又如何去找?

    他正要收回信,却被唐元抢了过去。

    “放心,如果我过去,一定会帮你送到。”唐元答应道。

    要知道玩家们是从哪个世界来的,直接查系统资料不就行了,云空肯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