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夕月圣女看着君无夜,开口说了一句。

君无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实在是他前世就跟夕月圣女没多少交集,在他印象之中两人就没怎么说过话,如何能不让人感到尴尬?

沉默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把你救出去,我就算是还了当初你救我的恩情,从此咱们……两不相欠?”

夕月圣女盈盈一笑,“不救你的话,我还是神族的夕月圣女,根本不会被他们联手镇压在大日神山之下,今日也不需要你来舍命相救,你真觉得把我救出去咱们就能两不相欠?”

这话很有道理,不过君无夜当初也没让夕月圣女救他,是夕月圣女非要救他的,要说夕月圣女一点责任都没有,好像也不太对。

不过不管怎样,没有夕月圣女当初的出手相救,就没有现在的君无夜,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他并没有斤斤计较,而是问道:“你想怎样?”

夕月圣女依然面带笑容,柔声说道:“你先把我救出去,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救你。”

君无夜确实很想知道原因,不过说实话他对夕月圣女还是保留有一丝戒备的。

来救夕月圣女,一方面是为了报答夕月圣女当初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挑战自我,为将来冲击永恒境做准备。

然而,救归救,夕月圣女终归是和他身处不同阵营的人物,要是一点戒备都没有,那他真的就是一点都没吸取本源大战时被蓝潇背叛的教训了。

仿佛看穿了君无夜的心思,夕月圣女又说道:“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站在我这一边么?”君无夜细细琢磨了起来。

说的是站在他这一边,也就是相当于他的支持者,不是普通朋友或者盟友的关系。

不过他就想不通了,夕月圣女就算实力不如当初巅峰时期的无极魔王,那好歹也是实力与地位等同于神域五大神王的存在,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支持他?

究竟是哪里想不开?

若是站在凡人的角度来考虑,君无夜说不定要以为夕月圣女过去一直暗恋着他,为了不让暗恋对象死去,才会暗中出手救他一命。

那只是凡人的思维,天域的神魔,先不说会不会轻易喜欢上某个人,就算这种狗血的事情真的存在,也不可能发生在他和夕月圣女身上。

如果夕月圣女是真心站在他这一边的,原因多半跟夕月圣女当初冒大不韪救他的原因一样,因此还是得等将夕月圣女救出去,再让夕月圣女告诉他。

无论如何,将夕月圣女救出去是必须事项,毕竟他就是为了救夕月圣女才会冒险来炎阳神域,才会一闯大日天刑台的,不救夕月圣女的话,他跑这一趟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一念及此,他点了点头,“我现在就救你出来。”

别看夕月圣女身上被施加了重重封锁,实际上都只是一些一般人破解不了的封锁,对君无夜来说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一众神王的防线之中闯过来,不让众神王来阻止他救人,这对君无夜来说才是最困难的。

渡过真正的难关之后,剩下的已经不算难关,顶多就是他力量几乎耗尽,这个比较麻烦。

也仅仅只是比较麻烦而已,问题并不大,他完全可以叫几个人出来帮忙,而他只需要最低限度地动手。

神念沟通五行世界之后,他将无极营的两位统帅罗罡和血扈叫了出来。

“魔王大人!”

罗罡和血扈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情况,只知道君无夜又吩咐,他们等待吩咐便是。

君无夜一点都不客气,指了指将夕月圣女束缚着的锁链,吩咐道:“等等我会将其他封锁都解除,你们帮我将锁链弄断。”

罗罡和血扈朝那锁链瞥了一眼,微微皱眉,显得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应是。

君无夜不再多说,闭上眼睛,借助最后的一点点力量,调用混元法则之力,夺取大日天刑台的掌控权。

片刻之后,大日天刑台的控制权落入君无夜手中。

尽管目前的君无夜已经没有余力激发大日天刑台的力量,却可以让大日天刑台将某些分散的力量收回,于是眨眼之间,早已为君无夜准备好却一直没机会激发的那些陷阱消失了,将夕月圣女隔离的那道水波一般的隔离墙也消失不见。

将夕月圣女束缚着的巨大锁链,虽然依然束缚着夕月圣女,但已经失去了束缚力量。

“斩!”

君无夜抬手一指那些锁链。

罗罡和血扈两人连忙上前,抬手劈向那些锁链,当即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锁链应声而断。

夕月圣女摆脱了锁链的束缚,却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扑通”一声便倒在地上。

君无夜先是让罗罡和血扈两人回到五行世界,之后才朝夕月圣女走过去,用同样的方法将夕月圣女体内的封锁解除,之后又帮夕月圣女破除禁制。

这下子,夕月圣女总算恢复行动能力,总算有了些许力气。

不过只是有了些许力气罢了,据君无夜的感知,夕月圣女的修为境界倒是没变,依然是至尊大圆满之境,可兴许是被镇压太久,体内几乎可以说是空荡荡的,一点力量都没有。

“我必须在夜间才能恢复力量,而且还不能在炎阳神域,这也是他们之前将我镇压在大日神山之下的原因。”夕月圣女向君无夜解释道。

君无夜虽然对夕月圣女并不算了解,但也可以理解,因此并没有多想,只是挥了挥手,“走,先离开大日天刑台。”

夕月圣女点了点头,挣扎着站了起来,跟在君无夜身后。

另一边,炎阳神王虽然依然和八只影魔卫缠斗着,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懵了。

君无夜竟然真的救出了夕月圣女?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他的大日天刑台,不是君无夜的大日天刑台!

而且他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可是布下了重重封锁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君无夜破开?

为什么会这样?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不成他所有的布置,真的这么不堪一击?

他正这么想着,忽地就见夕月圣女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炎阳神王,我跟你说过的,我会安然无恙地离开这个地方。”夕月圣女微笑着说道。

炎阳神王脸色很是难看,没有回应,而是看向君无夜,冷冷地问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君无夜自然不会将混元大道的事情告诉炎阳神王,虽然炎阳神王多半已经威胁不了他了,可他也不敢说已经傲立于天域之巅,关于自己的情报,能不透露还是尽量不要透露来得好。

想了想,他回应道:“你问我我就要告诉你?你炎阳神王算什么东西?”

“你……!”炎阳神王顿时被激怒了。

若非八只影魔卫缠着他,他恐怕早就已经冲上去和君无夜拼命了,反正君无夜跟他一样也没有什么战斗的余力。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恢复冷静,旋即说道:“无极魔王,夕月圣女当初确实救了你一命,但她不见得就是个好人,你现在救她出去,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夕月圣女一听,顿时不乐意了,“炎阳神王,你怎么血口喷人?我是不是好人……”

她似乎想要反驳几句,不过被君无夜抬手制止了。

“她是不是好人,我有自己的判断,不用你来提醒,我既然来救她,就不会看她是好人还是坏人,与其担心我,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君无夜其实并不将好坏当一回事,在他看来,这天地宇宙之间,就没有纯粹的好人和坏人。

可能在炎阳神王看来,他君无夜自己都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夕月圣女真要是坏人,那岂不是更好?

现在他救夕月圣女,只是为了还夕月圣女的救命之恩,至于日后会怎样,究竟是救了一个强力支持者还是救了一个强力对手,那是以后的事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炎阳神王当然也不怎么相信好坏这一套说法,他这么说,更多的是为了离间,为了在君无夜和夕月圣女之间制造隔阂。

眼看着离间没有效果,他连忙又说道:“我身为神域五大神王之一,经历了无数场大战,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人存在,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无极魔王,就算夕月圣女不会给你制造麻烦,你也不会好过,别忘了魔域那边还有一个无情魔尊!”

君无夜自然不会忘记无情魔尊的存在,不过他觉得无情魔尊短时间内应该不会主动来找他,尽管这只是他的一个直觉。

他摇了摇头,懒得再理会炎阳神王,而是带着夕月圣女,避开陷入梦魇的众神王,朝大日天刑台的出口处走去,不多时便消失不见。

紧接着,梦魇之主也出了大日天刑台,跟着消失。

等到八只影魔卫被君无夜回收之后,大日天刑台上的一众神王才纷纷从梦魇之中清醒过来,眼见君无夜和夕月圣女已经消失不见,一众神王既惊讶不已又感觉很是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