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六月份,江中市的天气是越发的热了起来。

一大早方寒开着五菱,拉着田玲女士的方甜丫头到了江中五中。

今天是方甜丫头参加高考的日子。

早上,哪怕时间才刚到七点,已经热的不行了,可江中五中门口的人群却要比天气更热。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导致原本很是宽敞的五中门口人满为患,五中学校门口的道理也直接戒严了,禁止通行。

方寒的五菱根本开不到附近,只能在比较远的地方找了一个停车位。

停车位倒是比较好找,五菱车还没路边,其实已经有人招呼了。

“停车吗,一个车位五十,不限时间。”

方寒停下车,摇下车窗,探出脑袋,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堆笑:“帅哥,停车吗?”

“一个停车位就五十?”田玲女士微微皱眉。

“大妹子,五十不算多,这两天除了我们这些车位,五中附近一公里你都找不到停车的地,孩子高参加高考吧,这么热的天,这要是走过来,万一孩子中暑了怎么办?”

“五十还不贵?”田玲女士对中年人称呼她大妹子很为高兴,中年人看上去也才四十岁出头,算年龄,绝对要比田玲女士小,可田玲女士还就喜欢听大妹子这个称呼,叫姐的话,她多半要变脸的。

“五十,不限时间,你想一想,哪怕你停一天,那也是五十,哪怕是标准车位,你停一天也不少钱吧,这要是停在别的地方,被交警贴个条,至少一百起吧?”

“停一月也是五十吗?”方寒问。

中年人一愣:“小伙子你开玩笑呢吧?”

“我没开玩笑,我就在五中上班,这两天高考完了,我这车也不打算挪。”

中年人没办法接口了,他说了不限时间,其实也是知道,今天大多数车都被不可能停一天,上午考试结束,一些车就会走,最多也就停到下午考试结束,真要有人停一月,他也不敢应啊。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五中附近,也就这两天,一些人圈了一些地方当车位,平常哪儿有车来啊。

“带路吧,不停一月。”

“小兄弟真会开玩笑。”中年人笑着前面带路。

车子停好,方寒和田玲女士带着方甜一起到了五中门口。

到了门口,田玲女士递给方甜一瓶水,谆谆告诫:“这瓶水是常温的,考试的时候天热,不过却不要喝冰镇的,万一肚子疼,耽误了考试就麻烦了,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心态平和,考不上也没关系,女孩子嘛,大不了将来找个好婆家,咱们老方家基因好......”

方寒在边上听的是满头黑线,有这么给孩子叮嘱的吗?

方甜也幽怨的喊了一声:“妈。”

“行了,自己注意。”田玲女士不多说了,回头问方寒:“小甜的准考证什么的你都带着吧?”

“带着呢。”方寒递过去一个塑料袋,所有东西都在塑料袋里面装着呢。

“妈,哥,那我走了,你们没事就回去吧。”方甜挥着手,小丫头的心态其实还是不错的。

“去吧,不用管我们,考试结束了给你哥打电话。”田玲女士摆手。

田玲女士在这边目送方甜,边上其他的家长这会儿也同样对自己的子女谆谆告诫,查看东西。

“呀,准考证忘带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你怎么搞的,不是出门的时候让你把东西都准备好吗?”孩子的父亲竖着眉发火。

“我记得我都装好了啊,谁知道出门的时候忘了,应该是放茶几上了。”

“还有四十分钟,我这就回去取,你们不要着急。”

边上的一个大男孩都快哭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这样,我要是耽误了考试,都怪你们。”

忘带准考证的并不止一个人,这会儿好几个地方都在上演,有的是忘带了,有的是临时找不到了。

还有人准备进考场,突然回身对着自己的母亲一个磕头,然后毅然起身,转身迈步走向考上,就像进的不是考场,而是刑场一样。

其实这高考在不少学生眼中,那还真和战场刑场差不多,十年寒窗苦读,准确的来说不止十年,能不能考上大学,这十来年读书的成果,那都要在今天检验出来。

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中考是第一个关卡,高考则是第二个关卡,迈过关卡,从此进入大学校园,迈不过,迈不过那就复读一年,然后继续迈。

方寒和田玲女士目送着方甜进了校门,正打算转身,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呼喊。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方寒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男孩子已经晕倒在了地上,边上一位四十来岁的女人正满脸焦急的喊着。

来不及多想,方寒急忙大步上前,穿过人群,一边走一边喊:“让一让,我是医生。”

听到有医生,不少人急忙让开道路,方寒急忙上前,弯下腰去,一边查看孩子的气色,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孩子的脉搏。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方寒急忙把孩子扶起,让靠在自己的腿上,手指在男孩的人中狠狠一掐,男孩幽幽转醒。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中暑了,回去给喝点藿香正气水。”方寒小心翼翼的把男孩扶起来。

在这种场合,男孩没什么大碍,方寒也就没有自作主张开药,毕竟他只是实习生的身份,开药的话麻烦比起一些有执业医师证的医生还要麻烦。

“中暑了?”女人上前扶住自己的儿子:“儿子,你感觉怎么样,还能考试吗?”

“我头晕,想吐。”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好端端的就中暑了呢。”女人都快哭了。

中暑确实不算多大的问题,可问题今天是高考啊,头晕,想吐,这还怎么考试。

方寒这会儿已经悄悄的走远了,既然没什么大碍,他也就不操别的心了,中暑了,问题不大,可也不是瞬间就能好的,至于能不能考试,怎么考试,那也不是方寒能操心的了。

边上围观的不少家长都摇头叹息,这个时候中暑,真是......

方寒回到田玲女士身边,田玲女士也在摇头叹息:“怎么就今天中暑了呢,这也太不注意了。”

“生病可不看时间,或许是因为压力大,没注意,再加上天气热,署邪入侵。”

“医生,医生,刚才的医生呢。”方寒正和田玲女士说着话,远处又传来一个喊声。

“这儿呢。”方寒急忙应了一声,中间的人群急忙让开道路,方寒迈着步子,大步走了过去。

这次又有人晕倒了,晕倒的是一位女孩子。

女孩子的父母都在,女孩正被自己的父亲扶在怀里。

方寒走过去的时候,女孩眼睛微眯,脸色苍白,不过却呼吸匀称。

“医生,快看看我女儿,可千万不要是中暑啊。”

方寒都无语了,千万不要是中暑,人都晕倒了,要不是中暑,那就是别的什么情况,这要是中暑,其实还算好一点,要是别的什么情况,那问题或许可就大了。

“不要着急,我看看。”

方寒一手抓起女孩的手腕,一边诊脉,另一只手则翻看着女孩的眼眸。

诊了一分钟不到,方寒就松开了女孩的手腕,眉头下意识的一皱,这下麻烦了。

“医生,我女儿怎么了,什么情况?”孩子的母亲焦急的询问。

孩子的父亲也焦急的看着方寒,等着方寒答复。

方寒有些为难,他看着女孩子,女孩这会儿已经微微有些清醒了。

“血糖低,所以晕倒了,我建议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方寒沉吟了一下道。

“血糖低?”孩子的母亲一愣:“前两天才给她输了液啊,专门补了一下身体的,怎么会这样?”

“那还能参加考试吗?”女孩的爸爸看向方寒。

“我建议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血糖低的原因很多,再加上孩子突然晕倒,防备有什么严重的情况。”方寒道。

孩子的父母对视一眼,满脸的苦涩:“那就去医院吧。”

“不,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我要参加考试,我要参加考试。”

女孩这会儿已经醒了,听到要去医院,急忙挣扎着起身,最里面嚷嚷着。

“还是去医院吧,咱么听医生的,今年考不成,咱们明天补考。”孩子的父亲安慰道,事情到了这一步,自然是孩子的身体重要,考试什么的就只能再说了。

方寒见状也不在边上呆了,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溜了。

“那个女孩子究竟什么情况?”

看到方寒回来,田玲女士低声问:“真的只是低血糖?”

“嗯,低血糖。”方寒点了点头,连田玲女士也瞒着没说。

那个女孩确实是低血糖,不过并不仅仅是低血糖,同时还怀孕了,只不过当着这么多人,这种场合,怀孕这两个字方寒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嘴的。

万一人家孩子的父亲不信,认为自己败坏了自己女儿的名声,当场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方寒都没地方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