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云月看着周围横七竖八的尸骸,在敌人猛烈的攻势下幻兽已经只剩下不到三百人,虽然用原形战斗的幻兽可以同时对抗数名魔人士兵,但数量上的差距还是太大了,还有那三名统联战神,中级幻兽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继续磨蹭下去,恐怕真的就要全灭了。

“喂,贱民,战斗的时候还东张西望,你是瞧不起我吗?”哈斯卡对千云月这种轻视他的态度十分不爽,只不过是打败了霍克就这么嚣张,那种只知道横冲直撞的无脑野蛮人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说到底霍克凭什么能位列战神一直让他们很困惑,跟那样一个傻子般的贱民同等待遇简直就是贵族的耻辱,千云月帮他们干掉了霍克反而更好。

“你们这些家伙,为了一己私利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留在世上也是祸害,就让我为民除害吧。”千云月丝毫没有犹豫,出手就是杀招,光属性的附加让他的速度和攻击力都得到了大幅提升,虽然消耗很大,但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去考虑多余的事情了。

“好快!而且力量好大。”哈斯卡连忙将双手交叉在胸前,运起全身的原力,总算是勉强挡住了这一击,他手上的拳套也是由奥利哈钢为主材料制成的,在千云月的攻击下竟然出现了深深的裂痕,可见这一剑的威力有多强。

“噢?很不错的拳套啊。”千云月惊讶的看着哈斯卡,刚才那一剑他可没有手下留情,看样子那副金属拳套并不是普通材料打造的。“既然如此,那就再来一次。”

“到此为止了!”尤里乌斯从半空中落下,他要是再不出手的话,哈斯卡绝对会被千云月的下一招杀死,光属性确实相当棘手,不过他的黑暗力量已经得到了提升,刚才这么长的时间他也不仅仅只是傻站着,从魔石里吸收的能量基本上已经消化完毕,就算敌人是最佳状态,他也有信心可以取得胜利。“哈斯卡,你去支援其他人吧,任务优先。”

“是!”哈斯卡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从刚才那一击已经判断出了双方的实力差距,继续下去的话,自己只会落得跟霍克一样的下场。

“你终于愿意亲自上场了吗?”千云月屏气凝神,他能感觉到尤里乌斯和之前对战时有些不同了,浑身散发着更加诡异的气息,很有可能就像迪尔姆多所说的那样,完全吸收了魔石里的黑暗力量。自己也已经消耗了近半的气力,接下来恐怕不好应付啊,但这也是个机会,只要拖住了尤里乌斯,其他人总会想到办法应付剩下的敌人,于是他向菲利克斯招了招手。

“千先生,有什么问题吗?”菲利克斯击退了面前的敌人,来到千云月身边。

“你立刻带着其他人退到世界树附近和剩下的同伴汇合,然后想办法抵挡住攻击。我一个人留下来拖住敌人的大将,这是我们取胜唯一的机会了。”

“会长。”多拉巴因特也从空中落下来,这个人类确实很棘手,除了尤里乌斯恐怕没人能对付他。

“看样子他们要撤退了,你立刻带人追过去。”尤里乌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收拾了这个人之后就去跟你们汇合,那边的指挥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请放心吧,属下一定会完成任务。”多拉巴因特心里清楚,这两人的战斗非同小可,要是继续呆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被卷进去,到时候有几条小命都不够用。

随着幻兽们的撤退,统联会众人也重整队列跟着追了上去,喧闹的战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千云月和尤里乌斯两人面对面站着。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我听学院长说过,你以前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没想到竟然堕落到帮魔神族做事,你的人性已经被黑暗吞噬了吗?”千云月为了了解尤里乌斯更多的信息,专门向迪尔姆多打听了一番,但就连迪尔姆多也不知道尤里乌斯究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正义感?人性?哈哈哈哈!”尤里乌斯突然仰天狂笑起来,浑身也开始散发出浓烈的黑气。“你知道什么?你又能明白什么?”

“我确实什么都不明白,我只知道你在甘愿堕入黑暗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千云月大概能猜到尤里乌斯的变化与迪希琼的死有关,但具体的情况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他虽然说出那样的话,不过说实话如果是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人,到那个时候还能保持自我吗?说不定也会跟尤里乌斯一样,或许还会更糟。迪尔姆多曾经说过,正义感越强的人,其实更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

“哼!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尤里乌斯似乎不想再跟千云月废话,直接拔出了魔剑。“只有能活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谈正义。”

“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正义,但也绝不会与邪魔歪道为伍。”千云月在心里估算着时间,如果全力施展光系附加术战斗的话,大概最多还能支撑一个小时,只要尤里乌斯持续使用黑暗力量的时间比他短,就能找到胜利的突破口。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全力进攻,尽快让尤里乌斯使出变化魔神族的力量,虽然上次不明就里的吃了亏,但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战斗方式,只要用光属性加持就不会输。

“贯彻自己的信念吗?不得不说,你确实有点本事,竟然能一个人独自战斗到这个程度,那么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在这个世上,只有力量才是一切,不管是那些士兵,还是霍克,他们战死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比你更加弱小,仅此而已。”尤里乌斯冷冷的说道,“那我来问你,你又是为了什么才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为了守护一切。”千云月隐约感觉到尤里乌斯的情绪似乎产生了变化,看样子这个话题果然触碰到了他心底一些东西。

“守护一切?看样子你并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失去,这样的话语在我听来只不过是自大妄为的狂言罢了,在真正强大的力量面前,你就会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力。”尤里乌斯冷哼一声,千云月的话确实让他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或者说无法释怀的心结。“罢了,废话到此为止吧,反正接下来你就要死在这里,而我将得到生命之树的力量,改变世界的命运。”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多拉巴因特吃惊的看着迪尔姆多一行人,这还真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敌人。

“混账东西,拆了我们的家,以为能这样就算了吗?”安德雷满面怒容的看着那几张令他火冒三丈的面孔,“好像少了一个人呐,被我们的学生给干掉了吗?哼!接下来就让我们几个老家伙来做你们的对手吧!”

“这几个老东西是什么人?”哈斯卡刚才在千云月手上吃了瘪,心里正窝火着呢。

“他们是米德海姆学院的导师,也是刚才那个人的老师。”多拉巴因特神色凝重的说道,他虽然没有见识过米德海姆众人的真正实力,但尤里乌斯曾经告诫过他不要小看这些人,论魔法的造诣,他们比统联会的两大魔法战神厉害多了。而且迪尔姆多名声在外,是成名多年的大魔法师,其他几人也是在米德海姆任教超过三十年以上的资深魔法师,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他们上次之所以能得手,全靠出其不意的偷袭和大量的高科技武器,若是正面交手的话,能不能成功还是另一说。这次对方来了四个人,而他们这边唯一的魔法师罗伊曼夫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剩下三名战神倒是可以分别对付一人,看来作为指挥官的自己也不得不出手了。

“各位幻兽战友们,这几个人就交给我们了,你们专心对付那些看上去很古怪的士兵。”迪尔姆多率先出手,一道霹雳直奔多拉巴因特,其他人也分别迎上了各自的对手,只要能击败这些干部,敌人就会群龙无首,溃败是迟早的事情,千云月独自一人在前方迎战尤里乌斯,他们作为导师,也应该要做出相应的表率才行。

“那就拜托各位了。”幻兽长老们相视一眼,带着剩下的同伴向士兵们冲去,合流之后幻兽的数量大概有八百左右,而敌人则超过一万人,但不管双方差距有多大,他们也不会退缩,这是决定命运的一战,一旦落败,这个世界就完了。

“哼!几个老东西急着送死,那就成全你们!”几大战神也明白,如果不解决这几名大魔法师,他们是无法在这个战场上取得胜利的,除了多拉巴因特和罗伊曼夫两人对上了迪尔姆多,其他都是分别迎战一人,崔斯特对阵安德雷,哈斯卡则是和亚泽战到了一起,剩下就是拉邦特和艾婷,一场大混战就此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