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要逃!”

就在所有人注意力朝着王昊转移而去的时候,泰有钱瞳孔一缩,开口道。

刷……

也就是在泰有钱说话的同时,几道光芒射出,将刑天等人笼罩。

不等人们反应过来,光柱消失,刑天一行人消失在了广场之上。

“逃走了!”

王昊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并没有丝毫失望。

很显然,这几个人是动用了天玄剑宗给他们的报名符箓!一旦进入到天玄洞天核心当中,遇到难以处理的危险,捏碎符箓将会被传送到天玄洞天核心之外。

王昊相信鸡冠头肯定很清楚这一点。或许这就是他想看到的。

真的将万兽山这几个弟子全部留在此地,万兽山还不得抓狂?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真的不好说了。

直接将这几个人逼出天玄洞天核心,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这正好避免了让王昊和鸡冠头为难。

“切……一群胆小鬼!看来万兽山最大的本事也就是逃命了!”

鸡冠头眼神一闪,撇撇嘴,满脸不屑的哼哼道。

话音落下,他重新回到了王昊等人身边:“兄弟,怎么样!我表现还可以吧?哇咔咔咔……万兽山的人在我眼中都是渣渣!”

鸡冠头的声音毫无掩饰,让聚集在场的人听到,不由得嘴角都狠狠一抽。

万兽山的人都是渣渣……

放眼整个灵界,敢这么说话的人,真没有几个。

鸡冠头,逆天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了吧?”

王昊翻了个白眼,苦笑的看着眼前的鸡冠头。

“身份?什么身份?很重要吗?你不用崇拜我,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鸡冠头挥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不会是想让我也叫你鸡冠头吧?”

王昊没好气的看着鸡冠头。

“我最讨厌人家这么叫我!”鸡冠头一脸严肃:“仇无敌!这是我的名字!”

“仇无敌?”

鸡冠头话音下,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怪异了起来。

“我姓仇,我爷爷很无敌。所以我的名字叫仇无敌,有问题吗?”

鸡冠头理所当然的问道。

“你爷爷无敌,跟你有关系嘛?”

王昊心中有一些凌乱!这仇无敌的话,太容易引来人家的无悔。

“我爷爷无敌,我老爹废材,所以我注定是要传承我爷爷的衣钵。我叫做仇无敌,难道不应该?现在还有问题?”

仇无敌没好气道。

“没有!”